“尽管疫情当前,但今年期货开户的数量并不少,外资对于中国商品、股指、国债期货市场的兴趣明显提升。”摩根大通期货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魏红斌于7月23日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2020年1月1日,中国正式取消了对期货公司的外资股比限制;同年6月18日,证监会正式批准摩根大通期货将持股比例由49%增至100%。至此,摩根大通期货正式成为中国境内首家外资独资期货公司。


  “中国的期货市场可谓正值‘青年期’,当前推出了5个国际化商品期货品种,良好的流动性吸引了众多外资企业和机构。股指期货每天成交量仍仅30万手,国内的基金、保险等大型机构尚未充分参与进来,外资的参与也有限,国债期货仅10万手且尚未对外资开放,因此未来的发展潜力巨大。”魏红斌表示,摩根大通期货将主要专注于经纪业务,并将对接更多国际投资者进入中国市场,同时也将开拓更多中国本土的企业和金融机构客户。


  目前,中国已推出了原油、20号胶、铁矿石、PTA和低硫燃料油期货这五大国际化期货品种,中国市场极佳的流动性和稀缺的交易品种吸引了外资加速参与;随着外资加速布局中国A股市场,外资对股指期货等风险管理工具的需求也与日俱增;今年4月10日,中国五大国有银行成为参与国债期货交易的首批试点商业银行,下一步外资也期待中国监管层放开QFII下的投资范围并参与到国债期货市场中。


  谈及摩根大通期货在中国差异化竞争的战略,魏红斌表示,优势之一在于摩根大通期货可以共享摩根大通集团的资源和服务。“例如,在交易端,海外客户可以利用摩根大通的全球交易平台直接进入中国市场交易,而无需增开多个交易系统,这将提高效率。同时,交易系统提供的算法交易,可帮助客户实现多个市场的跨市场交易。例如,客户在海外买(进口)美豆,则可在国内卖豆油、豆粕。”


  平台和系统的高效对于交易是“生命线”。“如果两个市场间存在价差,系统的高效性可以避免交易出现滑点,否则滑点的损失可能将直接超出盈利部分。


  尽管中国期货市场自2018年来加速开放,但对国际投资者而言,中国市场的交易规则和监管背景仍是极为陌生的,因此魏红斌认为摩根大通期货也需要进一步起到桥梁的作用。


  当前,包括摩根大通期货在内,摩根大通在中国已经以多个实体的形式实现全条线经营。摩根大通是美国最大的全能型金融服务集团,并在华通过数个法律实体展开业务,其中包括:由摩根大通51%控股的摩根大通证券,100%控股的摩根大通银行(法人银行)和100%控股摩根资管及其合资公司上投摩根。摩根大通在中国全线业务具备,足见其对开拓中国市场的信心,“我们的目标是‘完整’(complete)而非‘齐全’(comprehensive),对客户而言必需的产品和服务需要完整落地。”摩根大通中国区首席执行官梁治文此前对记者表示。

  

  相较而言,当前外资最感兴趣、最需要的期货产品无疑是股指期货。互联互通机制推进以来,外资加速布局A股。当前,北上资金贡献了A股市场6%的交易量,而2015年该比例仅0.3%;海外投资者目前的A股持有量占流通市值的7%,而2015年时该比例还不到1%。


  事实上,当前QFII(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已可一定条件下参与股指期货。早在2011年5月6日,证监会发布了《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参与股指期货交易指引》,但QFII只能从事套保交易,而不得利用股指期货在境外发行衍生品;规定在任何交易日日终,QFII 持有的合约价值不得超过其投资额度,在任何交易日日内,QFII 的成交金额(不包括平仓) 不得超过其投资额度。


  “当前QFII只能做套保,且要求期现匹配,而不能做投机。未来,如果额度等方面可以进一步放松,则可能会进一步提升外资的风险管理效力。”她称。此外,她也提及,中金所的股指期货是最贴近A股的,外资也期待未来能够推出股指期货的国际品种。


  当前,国际投资者可进行A股风险管理的工具仅有新加坡富时A50期货,去年港交所宣布将携手MSCI推出MSCI中国A股指数期货,但这仍有待监管批准。当前,国际投资者布局的中国股票已从知名大盘蓝筹不断下沉到中小盘股票,因此仅富时A50期货或无法充分满足其套保需求。

 

  除了A股,外资也在加速布局中国债券市场。外资目前主要利用海外的NDIRS(不交收人民币利率掉期)来对冲利率风险,但国内的国债期货市场无疑是流动性最佳、对冲效率最高的市场。


  今年4月10日,中国的工、农、中、建、交五大行已经成为首批参与国债期货交易试点的商业银行,“目前主要用以套保而非投机。我们希望,下一步,国债期货市场会进一步向其他商业银行开放,未来QFII也有望参与进来。”魏红斌表示。


  她称,当前中国国债期货每天的成交量仅10万手,从审慎角度而言,也需要循序渐进地开放,“第一批试点银行也在参与中熟悉交易规则、做好风控等,在这一过程中,交易所层面也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做一些配套细则的修改。”


  早在2019年1月31日,证监会宣布,就修订QFII/RQFII的相关配套规则形成的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看似简单的一则声明,实质上是加速中国市场与国际接轨、进一步吸引外资流入的强心剂,尤其是其中提及的“扩大投资范围”,范围中就包括了国债期货。

 

  魏红斌也认为,开放初期阶段,监管可采取渐进的开放模式,鼓励以套期保值为主要目的交易,推动市场的健康发展。在完善风险对冲工具后,外资也可能进一步加速布局中国债市等。另外,其他机构也预计,到2020年底,外资持有的中国国债将超过总量的10%(截至今年4月为8.27%)。